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沃野
  文化沃野  


 

牢记初心 薪火传承 共筑美好
文章来源:宋文彤 发布日期 [2018-03-12]

  每年的春节,用老父亲的话来说“过的就是人气”,于是,依照惯例,不管离家多远,孩子们都会准时赶回家中,近二十口人,四世同堂,熙熙攘攘的聚在父母家中,陪着老父老母迎来送往,或是遵着他们的指令,走亲访友,天天的欢声笑语、热闹非凡、温馨祥和,满满的都是幸福洋溢!
  父母们最惬意的事情,就是儿女们环绕身边陪伴着他们的悠闲时光,无论是父母的同事来访,还是同我们闲聊,倾听着他们回忆往昔、述说当今越来越美好的生活,幸福于他们的满足与欣慰,而谈到最多的,还是我们家祖孙三代人半个多世纪以来与冶金地质行业结下的不解情缘。

父辈的岁月

  年近九旬高龄的父母一辈子奉献在地质系统,从热血沸腾、风华正茂的革命青年到慈眉善目、白发苍颜的耄耋老人,在儿女们心中,他们承受的艰辛是我们不敢想象的,然而两位老人家却一直乐观开朗,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先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忙碌各自家庭工作的我们想为他们找个家政,也总是拒绝,父亲常说:不用别人伺候,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了,简单而满足,我们还干得动。但对于你们来说,社会整体大的环境也越来越复杂了,有利有弊,你们要把握好自己的方向,干好工作。
  父亲是48年参军的老革命,经历了解放战争、朝鲜战争、新疆建设、冶金地质大会战等等各个战役。他从不会同我们多说以前的具体经历,直到同在新疆工作的老同事来看他,我在边上听他们聊起那时的事情,简直目瞪口呆,真真如同听故事一般。
  从部队转业复原时,父亲主动要求去新疆工作,分到了地质队,正赶上新疆的地质大普查,那时候是真用两条腿走遍了北疆的山山水水,曾经同洗劫村子的土匪擦肩而过;曾经独自背着干粮徒步几天,去检查被大雪封山的机台,累得昏倒在路上,说道这他竟然回头笑着告诉我,好在被人救起来了,否则不是冻死就是被狼吃掉了,也就没有你了。
  母亲插话说:这些他以前都不告诉我,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不过你爸爸在野外二三年不回家是常事;被打成了走资派停职批斗,他也没有气馁,自己主动找活干,甚至主动帮助生传染病去世的同事去安葬。恢复了工作,他又常年奔波在野外;我们机关人员晚上要参加基干民兵训练,冬季大雪封山,要出去铲雪通路,常常是一人多深的雪啊,有时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眼睛不留神就会雪盲,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变得黑红蜕落,孩子们只能寄存在托儿所;尤其是三年困难时期,矿上的苏联专家带着资料强行撤走,一切都靠我们自己摸索着干。
  在你们看来那时的条件艰苦困难,但我们那些立志去援边的青年们,真的是抱着支援大西北,建设新中国的理想,想的是为了国家能够强大富足,不受外族欺凌,虽苦但甘之若饴。
  父亲说,现在我老了,但我的思想可是在一直与时俱进着,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不忘初心”,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这是我最理解并赞同的话,我们这辈人也是为了这个“初心”无怨无悔的奋斗。

我们的经历

  从我们小时候父母就对我们严格要求:善良待人,认真对事,积极上进!尤其是父亲,在儿女心中一直是个正直清廉的共产党员,工作第一、不谋私利、勇于改革的领导干部,在领导岗位上从来不为孩子寻求照顾和方便,在我们的成长过程的点点滴滴中时时敲打警示我们。
  姐姐哥哥都是很早就招工上班了,姐姐从参加工作那天起,就在当时闻名遐迩的三八钻机上,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同成年男同志一样抬钻杆、背岩芯、值夜班,几个小时的山路背着沉重的背包,常年攀爬,十八岁就得腰肌劳损,就这样也没有请求作为领导的父亲给自己换个轻松点工作,一直干到机台解散;姐姐结婚时,同事们送的茶杯枕巾等小礼物,父亲严令姐姐去城里的商店一样一样记下价格,挨家挨户给人家把钱送回去。
  哥哥更是专业地质测量出身,野外艰辛自是不用多说,哥哥上班后,单位有带薪上大学的考试名额,父亲一直拦着直到最后还有富余名额,才容许哥哥去报名参加考试。现在作为管理干部的哥哥,为了工作每年大半时间在外奔波,为了推进新兴业务,虽然50多岁的人了,仍然从各个方面想办法加强学习,在政治思想学习上也丝毫不放松,时时处处以党员领导干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我同父母朝夕相处时间最长,他们正直善良的行为对我影响极大,不许打着他们的旗号寻求方便,不许搭乘单位的车辆上下学;父亲是离休干部,医药费全额报销,一直以来,父亲自己的严格把关医药费,自己粘贴票据、核算清楚,签上字,自己亲自送去老干部处,其中不假任何人手里,甚至不容许我在他那里蹭感冒药,母亲也不行,母亲的药费是寄回原单位,按比例报销的。
  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可能放在现在,年轻人有些理解不了,但在我们,这都是理所应当的,因为用父亲的话说:这些条件是国家给我的,我已经很知足了,再占国家的便宜就很没有意思了,这样我才能一直问心无愧!

孩子的成长

  我家的第三代中,只有我儿子耳濡目染中继承了祖业,早早的参加了工作,从事测量专业,说实在话,看着当时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天天背着沉重的地质包,钻着茂密的深林,爬着陡峭的山崖,看着他腿上的摔伤划伤、被蚊虫叮肿了的手臂、劳累导致的膝盖积水,我动摇了,真心不想让孩子受这个苦了,父亲劝我,男孩子吃点苦是对的,现在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如果他能坚持你就不要阻拦啊。
  同年轻时对待我们的严厉不同,父亲对于孩子的成长倾注了所有的关爱,时常打电话询问他的工作情况,用自己的经验时时指导他,并告诉他,虽然现在同以前地质工作的环境和内容有了很大的差异,但最基本的工作原理是差不多的,不能一味地傻干,多动脑动手,多关注时事,用适合于当前时代的思维方式来看待和处理问题。
  后来,孩子很开心地给我打电话:妈妈,我去省里地调所查资料,看见以前的地质报告中有我姥爷的名字,我姥爷好厉害!再后来,他自己有了孩子,取名,高峰大山的意思!
  父亲说:你们干什么工作我不管,子承父业当然好,主要还是你们自己开心快乐,你们能够正直善良乐观向上,足矣!

美好的日子

  如今的父母身体依然健硕,思维依旧敏捷,目明但耳不聪了,已然变成慈祥的老爷爷老奶奶,除了含饴弄孙的乐趣,就是每天戴着老花镜看着报纸,放着很高的音量看着新闻播报,关注着身边的世界,从来不看综艺节目,追剧只追抗战片!
  这会儿,新春佳节过完了,孩子们都依依不舍地各自离去了,看着冷清下来的房间,虽然满满的是对孩子们的思念,但更多的是同父母相处的温馨与幸福,虽然父母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给我们在纸上立规矩树家风,但他们会用一言一行告诉我们,不要求我们有多么的优秀出色,只要乐观惜时,尽心尽力,对我们的孩子更要培养好他们积极的思想、善良的心态,不要有太多功利心,要认真做好每一件事!他们要求我们不要把孩子送到国外,学习可以,定居不行,满世界哪里也没有我们国家稳定安全,学了好的知识回来发展自己的国家才是正理。
  冬日的暖阳下,听着坐在摇椅上的父母同我们絮絮叨叨着闲聊,只觉得是那么平静、美好、满足!
  古人云“薪火相传”,当薪被点燃的时候,它本身的燃烧是有穷尽的,但前柴烧尽,后柴又燃,火种传续下去,火永远不熄,精神永远不灭!我们都是这个幸福时代的建设者、见证者、受益者,我们的事业发展永无止境,唯有“不忘初心”,才能“方得始终”。初心是起点时心怀的承诺与信念,是困境时履行的责任与担当,是前行时永远的动力和方向,父传子子传孙,牢记初心,循着正确的道路,代代相传!

  

  

 

 

网站域名:www.sandydorau.com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CopyRight 2012中基发展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